主页 > 明星爱拍街 >

PG One复出,又被封杀!资本不欢迎污点艺人

编辑:凯恩/2018-08-01 12:14

  原标题:PG One复出,又被封杀!资本不欢迎污点艺人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陈贝蕾

  编辑/金错刀频道

  刀哥说:在这个时代,明星越来越依赖于人设。好的人设就意味着关注度、好感度,但人设一崩,前途尽毁。如今的企业家,同样热衷打造自己的人设。企业与市场的关系,就如艺人与资本的关系,人设在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

  前几日,PG One借着生日之际发了一条微博长文,还配了一支清唱rap的视频,高调宣布复出。

  文章中称:“人不轻狂枉少年,从前的已经过去,未来要和支持自己的粉丝一起好好走下去。”PG One工作室也转发了该条微博,证实PG One即将复出。

  网友随即炸开了锅,然而,事情的走向出乎人们意料。

  宣布复出的第四个小时,PG One的那条转发80万的复出微博就被删掉了,微博也遭到了清空。

  删除的原因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该微博已被删除。”与此同时,PG One工作室的微博也全部消失。

  这成了史上最短的复出。

  然而,即便复出,又有多少资本愿意买账呢?PG One事件中,被连累的资本不在少数,谁也不愿以身犯险。

  实际上,艺人的“八卦”虽然是人们津津乐道的饭后谈资,但他们背后的资本们却没那么轻松。

  可以说,一则“八卦”可以成就他们,也足以毁灭他们。

  1

  飞来横祸

  艺人和资本的关系,在这个时代愈发密切。

  以近期出事的高云翔为例,虽然“性侵”事件还未盖棺定论,澳洲的第三次开庭被延至6月,但资本早已对这一新闻做出了剧烈反应。

  除了唐德影视在事件发生后遭遇“重伤”,即便在当时消息还未得到证实的情况下,唐德影视一天内就损失了8亿元外,随后,股价又连续下跌,不到5天,市值缩水就超过了13亿元。

  确切来说,高云翔还并非是唐德影视的艺人,只是因为高云翔今年出演了唐德影视制作的《巴清传》(又名《赢天下》),与范冰冰分别饰演男女主角。

  如果《巴清传》不能播出,唐德影视还极有可能要向播放平台支付违约金并赔偿相关损失。

  与此同时,高云翔的另一部剧,与妻子董璇合作的《阿那亚恋情》,也由唐德影视参透,该剧还刚刚于3月26日杀青。

  公告显示,唐德影视占《巴清传》70%的投资,而《巴清传》的最终售卖情况以及锁定收入情况是:江苏卫视和东方卫视获得首轮播映权,费用均为2.325亿元,合计4.65亿元;网络版权则被优酷以单集800万元,暂定60集共计4.9亿元高价拿下。

  2017年,唐德影视最主推的剧集就是《巴清传》,其他剧集储备如《东宫》《蔓蔓青萝》《阿那亚恋情》等,与《巴清传》的段位相比,差距较为悬殊。

  唐德影视损失可谓“惨烈”,辛苦制作十余年,抵不过主演的一次负面。

  范冰冰和赵薇,均是唐德影视的股东,也受到了严重波及。

  另外一家电视剧上市公司慈文传媒(002343)也在当天出现了5%的下跌。被牵连的慈文传媒,是因为《哪吒与杨戟》的主演名单中有高云翔,受到了“连坐”。

  资本市场对艺人负面的无情,也必须让艺人背后的资本警醒,“内容为王”诚然不错,但慎选艺人也必须提上日程。

  2

  赌 局

  挑选合作艺人,越来越像是一场赌凤凰彩票(fh03.cc)局。全网上任何一个节点,都有可能产生爆发式的流量和关注度。一个艺人可以迅速爆红,也能更快坠入深渊。

  凭借嘻哈大火,后因李小璐出轨事件备受关注的PG One,还曾涉嫌歌词低俗、吸毒贩毒等不良行为,不仅让自己的演艺事业戛然而止,还让红花会乃至整个嘻哈界都遭到了封杀。

  出事之前,PG One的代言有雅诗兰黛、oppo、宝洁、御泥坊等。艺人形象崩塌后,不仅是代言费损失,品牌形象、口碑等都受到极大影响,PG One出事之后,雅诗兰黛等代言商紧急下架多个广告,并迅速删除相关微博,代言的视频歌曲也都无法播放。而一些代言公司谈判解约时,认为PG One负面事件涉嫌违约,还会涉及未来索赔。

  由于PG One、红花会吸毒事件,殃及吴亦凡与嘻哈相关的众多节目和商业运作被中途叫停,间接损失高达3.2亿。

  涉毒遭受封杀的柯震东,曾经出道不过三年的时间,手中就握有20多个大品牌的代言合约,并直接接拍关注度颇高的电影剧本。

  成为吸毒犯后,柯震东的事业一夜之间尽数瓦解,《小时代4》中,柯震东的戏份被大量删减,他的镜头也被模糊处理,整部影片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捉妖记》中则直接换掉了柯震东,由井柏然顶替出演,与林依晨合拍的《打喷嚏》被延后上映,各大品牌纷纷撤掉代言,并陷入品牌公关的危机。

  吸毒事件为柯震东代言的品牌厂商造成损失高达数十亿元,柯震东本人也直接损失了每年近5000万的广告费。

  商业价值一泻千里的柯震东,如今只能回学校念书,偶尔接点小的工作养活自己,他甚至曾在社交媒体上问:“我死了,有人在乎吗?”

  曾被福布斯评委以“个人身份签约运动员品牌的中国羽毛球队第一人”林丹因为出轨,遭多家品牌解约,其解约金额可高达10亿元,其他损失更是多到无法衡量。

  2016年,同样作为体育明星的五届大满贯冠军莎拉波娃承认服用禁凤凰娱乐(fh03.cc)药,耐克、保时捷和豪雅三大公司在24小时内迅速与其终止合约,速度比莎拉波娃被国际网联宣布禁赛两年这一消息还要快。

  而香港歌手何韵诗,则因为被曝出有港独倾向,原想为她组织演唱会并通过她拓展香港市场的兰蔻损失惨重,母公司欧莱雅也受到牵连,损失了185亿人民币。

  3

  背后资本显露的时代

  曾有话说:明星代言有风险。

  如今,不光是代言有风险,一个负面爆出,波及的范围之广,是从前所难以想象的。艺人参演的影视剧作品,无论是主演还是配角,均会受到影响,参与制作发行、甚至只是参投的娱乐资本都会一同坠入谷底。同公司的其他艺人财富缩水、股民受到影响,甚至可能像PG One事件那样,祸及导师和整个行业。

  这一现象的产生除了网络传播速度加快、人们对污点艺人的容忍度更低之外,随着涉及娱乐的资本逐渐走向台前,受到的“连带效应”只会越演越烈。

  比如,《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大热的过程中,除了创造出蔡徐坤、陈立农等超高人气偶像外,也暗藏了幕后资本正在逐渐走向台前的事实。

  类似乐华娱乐、坤音娱乐等娱乐资本公司,正在承受着人们越来越多的注目。

  这类注目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好事,比如在《偶像练习生》中,最终出道9人来自5家公司,其中3人来自乐华娱乐,其中就包括了范冰冰的弟弟范丞丞。

  《偶像练习生》的导师团体中,担任舞蹈导师的程潇就是由乐华娱乐输送,而刚刚播出的《创造101》女团选秀节目中,担任舞蹈导师的王一博也是来自乐华娱乐。

  娱乐资本开始深入人心,让更多人对艺人能够快速做出一个脸谱化的评判,比如乐华娱乐捧出的艺人,通常代表着具备一定的实力。

  但《偶像练习生》中得票数最高出道的蔡徐坤,因为比赛过程中被曝前公司上海依海文化涉及霸王条款及欺诈未成年人,受到了数以千万计的粉丝的支持和同情,导致票数在比赛过程中迅速飙高,最终得票数超越第二名一倍还多。上海依海文化却遭到大批粉丝的炮轰,目前的起诉进程也备受关注。

  王思聪的香蕉娱乐也初次在全民面前展露头角,最后一场比赛,王思聪甚至亲自去了现场,结果还算不错,香蕉娱乐成功送上2个艺人进入9人出道组。

  不过,因为其中一名艺人此前票数较低,却在最后一轮逆袭出道,导致大量粉丝攻击香蕉娱乐,认为是王思聪动用了自己的资源,巨幅拉票助其上位。九人团成立之后,大批粉丝对于这一香蕉娱乐成员的攻击就从未停止过,强烈呼吁九人团中将他剔除。

  如果不是香蕉娱乐的背景,这一成员也不可能遭受如此强烈的非议。

  艺人携背后资本走向舞台还是头一次,而正在热播的《创造101》女团选拔中,华谊兄弟、英皇娱乐、乐华娱乐也都重新现身,或许又将掀起一阵艺人和资本彼此制衡掣肘的关注。

  我们可以看到,艺人背后的资本,不禁正在逐渐显露,还变得更加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这种趋势下,影视圈内人透露,资本对于旗下艺人和合作艺人的事先评估和调查正变得更加严格,对于艺人的品德考察成为重点,有前科、无法证伪的谣言和有不良苗头的艺人,与资本合作将会被挑剔。

  选择合作艺人时,资本会加入更多违约条款,负面影响将会索赔巨额违约金,来保证公司自身的利益。

  她接触的一些娱乐资本和品牌方,对于艺人的选择也开始趋于理性,不会单纯考虑流量而签下某个艺人,而是更加注重长线背后的美誉度。为了尽可能保障不会在合作期间出现负面,品牌方也开始缩减与艺人签约的合同年限。

  与艺人的关系如何,是否愿意走向台前,需要与艺人相关的资本慎重考虑。

  而考虑到前车之鉴,意识到背后可能损失的巨额经济利益,或许也将在某种程度上,让艺人更加约束自己的行为举止。